1111111111111111111111
首頁 > 新聞中心 > 法制縱橫 > 正文

合法的工傷賠償 農民工不告拿不到錢

2019-11-07 11:23 《工人日報》

8月19日下午,農民工王大鵬將遼寧省大連市金州區人民法院的民事調解書攥在手里,他終于拿到了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停工留薪期工資等工傷待遇以及解除勞動關系補償金共6萬余元。4年前出了工傷,在勞務公司積極救治、墊付了醫藥費的情況下,他多次反復才鼓起勇氣索賠相關工傷待遇。

王大鵬只是索要合法工傷賠償卻畏手畏腳的農民工之一。記者采訪發現,很多農民工因被勞務公司哄騙不知曉不申請、怕名聲變“臭”再就業難、沒錢打官司耗不起等,合法的工傷賠償金拿不到。

只知有錢治病 不知有工傷保險

56歲的王大鵬是大連市普蘭店區安波鎮人。2015年3月,他受雇于大連某建筑勞務公司,到大連東港一家建筑工地從事抹灰工作,日薪260元。沒簽訂勞動合同,也未繳納社保,工資由工頭王偉以現金形式發放。2015年6月29日,他不慎摔傷,導致左股骨、頸骨骨折。勞務公司積極救治,并墊付了相關醫療費6萬元,同時給付了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護理費和交通費共計4萬余元。“當時特別感動,以為出事會沒人管,結果公司的邢經理都沒猶豫,一項項全都墊付了。”王大鵬說。

2016年7月17日,大連金普新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對王大鵬認定工傷。此后王大鵬因傷情較重,骨折部分一直未愈合,無法干活兒。2018年3月6日,經鑒定,王大鵬構成九級傷殘。長達3年不能在工地干活兒,王大鵬覺得單位應該給自己一些補償。

2018年3月18日,王大鵬申請了勞動仲裁。但邢經理一直強調,自己開的是一家小型勞務公司,已經為其墊付了10多萬元,避而不談項目部已經繳納工傷保險金的事。“仲裁前不知道項目部給我們每個農民工都買了工傷保險,還以為是勞務公司發善心給我拿的醫藥費。”王大鵬說。

企業繳納工傷保險,農民工卻不知曉的情況并不在少數。9月5日,記者隨機采訪了36位大連、沈陽兩地的建筑工地農民工,僅有8位明確知道自己有工傷保險。另外22位說不清是意外傷害險還是工傷保險,還有6位以為出了工傷公司不是必須給付醫藥費,而對于工傷待遇和墊付醫療費用更是分不清有何差別。

那么工傷待遇和墊付醫療費用差多少?《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三條到第三十七條規定,職工發生工傷后,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需要暫停工作接受工傷醫療的,在停工留薪期內,原工資福利待遇不變,由所在單位按月支付。經工傷職工本人提出,該職工可以與用人單位解除或者終止勞動關系,由工傷保險基金支付一次性工傷醫療補助金,由用人單位支付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

對于王大鵬的情況,王大鵬的代理律師、遼寧青松律師事務所律師鐘美娜告訴記者,王大鵬少得了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解除勞動關系補償金以及停工留薪期工資。

“不告不申請 告了就拿錢”

在勞動力市場上,文化、技能水平低的農民工處于弱勢地位,發生工傷后只要單位積極救治,往往不敢主動要求用人單位給付其他工傷待遇。

“每晚愁得睡不著覺,一直猶豫該不該主動要待遇?”王大鵬說。他擔心公司已經積極救治自己,自己還要錢是不是“太沒良心了”。他又不懂法律,也沒啥錢打官司,萬一打不贏怎么辦,如果打官司時間長耽誤賺錢怎么辦,可傷了3年連個說法也沒有,太說不過去了。1月16日,王大鵬求助到大連市公共法律服務中心,中心指派兩名律師為其提供了法律援助。

本應劍拔弩張的法庭對峙卻異常平和。大連市金州區人民法院副院長王通福擔任主審法官,公開審理后認為,勞務公司在農民工王大鵬發生工傷事故后積極救治,雙方矛盾不大,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相關內容,王大鵬對其工傷待遇的主張合理。最終雙方達成調解意見,勞務公司一次性給付王大鵬停工留薪期間的工資、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6萬余元。邢經理認可,沒有上訴。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許多企業是揣著明白裝糊涂。“建筑企業和勞務企業主要害怕影響今后評獎、評優或者擔心受到行業主管和安監部門的處罰。盡管按照項目參保了,依然不愿意為農民工申報工傷,而是選擇商業意外險或私了。所以出現了‘不告不申請,告了就拿錢’的怪現象。”

和王大鵬不同,沈陽農民工李帥最終放棄了工傷待遇。一樣是受了工傷,傷了左腿,在家躺了一年多;一樣是被積極救治。李帥不是“抹不開面子”,而是考慮未來。“帶我們干活的工頭就那么幾個,我這死乞白賴要待遇,以后哪個工頭肯招我干活,一傳十十傳百,名聲‘臭了’,還咋賺錢養家?”李帥無奈地說。

讓農民工放棄維權的因素還包括不懂得如何拿起法律武器維權。58歲的河南籍農民工鄭代旭告訴記者,到法院告狀發現自己連訴狀都不會寫。工作人員告訴他先去勞動監察部門投訴,他說了一上午連啥是傷殘鑒定都沒搞明白。好不容易做了傷殘鑒定,一想到要一次次提交證據和材料,一次次出庭,對于“時間就是金錢”的他來說,實在是耗不起。

做好工傷賠付“最后一公里”

事實上,沈陽市人社部門在工傷認定、勞動能力鑒定、待遇支付等方面開設了綠色通道;大連市司法局多次出臺專門針對農民工因勞動報酬、工傷待遇維權方面的法律援助優惠政策,為農民工維權開辟綠色通道,安排法律援助律師免費幫助農民工維權。然而,政策實施過程中,還需加大宣傳力度和提高社會知曉度。

遼寧青松律師事務所律師王金海表示,工傷保險相關知識的科普,政府應當主動承擔責任。通過送法律進工地、維權宣傳小冊子、在線普法課堂、法律咨詢熱線電話等方式積極宣傳按項目參加工傷保險的政策。讓更多的農民工知道,哪些是自己的合法權益。

鐘美娜認為,企業墊付醫藥費不要以為自己是做“善事”,而是企業應盡的義務。因為《工傷保險條例》第四條明確規定,職工發生工傷時,用人單位應當采取措施使工傷職工得到及時救治。

王大鵬以自身為例呼吁,工友們應當積極主動維權。政府已經通過提供司法援助、強制企業繳納工傷保險等方式努力保障農民工的合法權益。農民工們如若自己不站出來維權,就會助長“不告不申請,告了就拿錢”情形的出現,損失的永遠是自己的利益。

記者:劉旭

本文由伊犁州總工會提供

責任編輯:法雅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山东省十一运夺金走势图